“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” 里有哪些內容?美國到底想干嗎?

“我們強烈敦促美方立即采取有效措施阻止該案成法,立即停止插手香港事務、干涉中國內政。否則,中方必將采取有力措施予以堅決反制,一切后果必須由美方完全承擔。”

11月20日,中國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旭召見了美國駐華使館臨時代辦柯有為,就美國國會參議院審議通過“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”提出嚴正交涉和強烈抗議。

同一天,中方罕見“七箭連擊”,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、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、外交部、國務院港澳辦、香港中聯辦、外交部駐港公署及香港特區政府接連發表聲明,強烈譴責美方。

譴責都指向這個 “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”。

通過“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”

美國到底想干嗎?

當地時間11月19日,美國參議院通過了“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”的參議院版本,也通過了有關限制非致命武器出口的“保護香港法案”。這份法案,和上個月由眾議院通過的“2019年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”內容差別不大。

按進度,這個法案將在總統簽字后正式生效。

參議院版本重點說了這些:

國會要求美國國務院按年匯報“香港問題”,包括香港公民自由程度、以及香港自治受到侵害程度;

如果存在“香港特區通過立法將美國公民引渡內地”的傾向,美國總統需要向國會匯報;

香港在法律層面是否有能力執行香港與美國之間的各種執法協議;

如果香港的立法存在“危害美國利益”的情況,美國國務院需要向國會匯報;

美國政府應向任何“違反香港人權”的外國人進行制裁,包括凍結財產、禁止入境美國等……

看完這些,筆者有些迷惑,這怕不是把香港當成了美國的一個州了吧?

香港人權法案“項莊舞劍”

盡管“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”仍然需要通過美國總統簽署,才能生效實施,但是對于不可見的未來,香港法律界存在不少擔憂。

筆者聯系到了香港執業大律師龔靜儀,她告訴筆者,最近,在連登討論區上曝光了一份制裁名單,里面涉及反對派要求美國政府制裁的中港人士和機構實體,值得注意的是,反對派企圖將香港司法機構各級法官的名單,也交到美國,要求法案通過后,便制裁他們。

“要是美國政府真的在通過人權法案后,再制裁香港法官,這根本是勒索香港法官,要挾他們不能做出對黃絲分子不利的決定,否則便要備受美國制裁,這肯定會徹底摧毀香港的法治!美國政府要是真的行這一步,便等于公開和香港暴徒里應外合,赤裸裸地公告世界美國要協助暴徒奪取香港的管治權!美國政府對香港的狼子野心、昭然若揭!”

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張勁則認為,美國參議院通過這個法案,實質是“項莊舞劍”。

“從根本上,我不認為美國發自內心的關心香港的人權和民主,我認為它的核心目標,就是為了牽制中國,施壓港府。從這個角度來說,它(法案)并不合理。但是它可能產生一個后果,就是美國國務院、商務部、白宮可能每年都會對香港是否具備美國所認同的那樣一種特殊地位,進行年度的審查或者認證,這樣的話,就會對香港形成某種壓力機制。”

而美國此種做法帶來的壓力,傷害的絕不會是單方面。

絲路智谷研究院院長梁海明就分析,這個法案如若實施,必將傷害到在香港投資、工作的美國人。

“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,有眾多國家人士在港經商、工作、旅游、定居和讀書。像美國企業就在香港設有290個地區總部和434個地區辦事處,并有超過85000名美藉僑民在港居住,擁有龐大的商業利益和貿易順差。因此,包括美國企業在內的西方企業,已經是香港繁榮穩定的獲利者,一旦貿然對港采取懲罰措施,包括美國企業在內的西方企業人士同樣會受到懲罰,利益同樣受損,這是損人不利己的行為。”

而在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副教授沈逸看來,這份法案看似措施嚴厲,但本質上是個更注重形象展示而非實質性舉措的法案,總體看反映出美方的焦慮心態。

“這是在中美實力對比發生顯著變化,中國顯著縮小與美國實力差距,而美國自身增長能力相對薄弱、政府公共政策和治理能力供給不足的背景下發生的。以往美國指責中國的時候,更多的是顯示居高臨下的優越感,現在它更充滿了一種內心的焦慮,所以會更極端和更激烈。它擺出張牙舞爪的態勢,實際上這是美國內心虛弱,而不是強大的表現。在手段的選擇上,也凸現了美國到處亂伸手,充當人權教師爺的傲慢自大,與可支配資源日趨貧乏有限之間的顯著張力。”

“長臂管轄”:美國政客為何樂此不疲

在參議院通過法案后,參議院議員盧比奧迅速在社交媒體發文:“香港,我們聽到你的聲音。我們繼續與你們站在一起。今晚,參議院通過了我的‘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’。”

儼然一副“救世主”的姿態。

盧比奧正是這個法案的幕后推手。

馬爾科·盧比奧

自從2010年當選議員以來,盧比奧對中國一直很“上心”,“逢中必反”, 臺灣問題、香港問題、西藏問題、南海問題、中美貿易摩擦問題,凡屬涉及中國核心利益的重大涉華問題他都要插上一腳,而且是狠狠的一腳,反華調子最高,出的主意最損。

他曾呼吁關閉在美所有“孔子學院”,主張封殺中國高科技公司,還會見“藏獨”頭目。早在2016年11月,他就在美國與“港獨”分子黃之鋒會過面。2017年2月26日,盧比奧正式當選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(CECC)的主席,當天他就宣布,將重新提出針對中國的“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”。

而根據中國外文局當代中國與世界研究院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,2019年以來,盧比奧發起或參與提案335件,其中涉華提案就有12件,占其提案總數約0.3%,涉及到中美貿易、香港、新疆、南海等。

難怪連美國《華盛頓郵報》,都稱他為“特朗普當局中‘最喧鬧的中國批評者’”。

而他最為國人熟知的事跡,發生在今年6月17日。他將華為公司稱作“專利流氓”后提交法案,要求修改美國國防授權法,禁止華為通過美國法院向美國企業索要專利費。

要知道,先前天天叫嚷著中國竊取美國知識產權的人里,他可是聲音最大的。

話說回來,這樣一位極度“關注”中國的政客,到底對中國有多了解呢?根據公開資料顯示,他并沒有到過中國,而從公開言論看,早年間,盧比奧在佛羅里達州議會任職時,很少就中國問題發表看法。

但為什么自打進了參議院,他的反華提案和言論一路上升,話風就突然變了呢?

究其根源,和美國政壇近年來的風向息息相關。

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,美國經濟恢復磕磕絆絆,國內矛盾不斷,階層分化日漸嚴重,在國際上的“權力杠桿”也在不斷減弱。與此同時,中國保持了中高速增長態勢,躋身“十萬億元俱樂部”。

在這種情況下,從2010年開始,美國精英圈中的“精英圈”,也就是deep state,不從自身的政治、經濟體制找原因,而是將矛頭指向了中國,把遏制中國、打壓中國作為了戰略。

投機分子盧比奧,敏銳捕捉到這一風向,順勢成為“中國威脅論”的旗手。

如今美國的政壇,這樣的人不在少數。與其說“反華”是他們的標簽,不如說是他們做政治投機的“投名狀”。

另一位反華“急先鋒”泰德·克魯茲,上個月跑到香港比比劃劃,以“自由民主”之名,贊美暴徒,卻對暴徒光天化日之下焚燒地鐵站、破壞公物的暴行視而不見。

泰德·克魯茲

幾天前,《南華早報》首席新聞編輯云丹·拉圖就發表文章說,克魯茲對香港現狀的“無知”,令人震驚。

文章中云丹·拉圖寫道,“克魯茲認為自己站在了榮耀最高點,扮演著白人救世主的角色。他想讓部分香港人相信,美國是發自內心地關心香港利益,但實際他卻背地里立法,想著如何為了激怒北京,制裁這座城市。”

云丹·拉圖還進一步指出,這幫人內心完全不在乎香港民生,“他們就是在把香港當做中美博弈之間的一個棋子。”

虛偽就是這場卑鄙游戲的代名詞。

所以,什么自由民主,什么“美麗風景線”、又或者是“與你同在”,信他你就傻了。不然看看烏克蘭、敘利亞,今天的民不聊生,有哪個美國政客“與你同在”?

再看看曾經為美國的顏色革命立下汗馬功勞的“白頭盔”組織成員的下場,從棋子到“棄子”也就是一步之遙。(有關“白頭盔”組織,請看前日文章:被卸磨殺驢的“白頭盔”們警醒了誰?)

香港是中國的香港!

盧比奧說,“香港人民意識到未來是個什么情況,他們看到香港自治和自由遭到一步一步地瓦解。”

那么就讓這位政客看看,香港在發生什么,他口中的自治和自由,正在把香港帶到什么地方:

暴力分子大肆打砸燒、無差別欺凌和攻擊無辜市民、強行霸占校園并圍攻青年學生、有組織地襲擊警察,這已經是激進暴力犯罪行為。正是這些行為,在一步步瓦解香港的法治和自由。

暴行之下,香港經濟也進入了“技術性衰退”期。今年三季度,香港經濟增速“滑”到了新低:-2.9%。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18日公布的數據顯示,8月至10月經季節性調整的失業率升至3.1%,高于7月至9月的2.9%;就業不足率由1%升至1.2%。

美方干預中國內政、阻礙中國發展的不軌企圖,實質性地犧牲了香港。

香港之殤,要以多大的代價去治療?而給出“藥方”的,絕不是遠在大洋彼岸煽風點火的那些人。

香港是中國的香港,香港的今天、明天,香港的繁榮穩定,一定是與祖國緊密聯系在一起!

編輯 李林夕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夜店救援彩金 试玩赚钱平台教程 10条赚钱路子祝你日赚500 贵州快三走势 极速时时彩控制开奖 万发彩票app地址大全 买彩票 360重庆时时开彩走势图 万能后二大底 围棋角 钱龙捕鱼攻略 广西快3开奖下载安装 彩票2元网广东26选5 极速6合精准规律 麻将棋牌神辅助怎么用 福彩3d六码复式选择 什么卡片升级赚钱